爱购彩官网

她的脸变得更加滚烫越是这样她越是不敢抬头

 “哼,敢吃我豆腐。”苏炽烟居然故作镇静的说了一句,只是,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她却完全没有想到,今天晚上到底是谁在吃谁的豆腐。
 
    她说完之后,居然鬼使神差的伸出手,在苏锐的后腰之下打了一巴掌。
 
    后腰之下是什么位置?
 
    啪!
 
    一声脆响回荡在浴室里面!
 
    “到底是经常锻炼,还真结实。”苏炽烟居然开始对着苏锐的臀部品头论足了。
 
    从这一点来说,苏炽烟算是满足了自己心里面的某种小愿望了。曾经苏锐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用那种屈辱的审问方式来羞辱她,而这一巴掌,也终于是相当于报了当时的一箭之仇了。
 
    如果苏锐知道他今天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之下被苏炽烟给打屁股,估计得羞愤欲死吧。老子是爷们儿好不好,被一个女人这样打,算是什么破事儿啊!
 
    能够吃一次苏锐的豆腐,还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,苏炽烟竟然隐隐的有种小得意。
 
    “别跟姐嘚瑟啊,不然姐姐分分钟让你变成太监。”苏炽烟说着,又本能的看了看苏锐的某个位置。
 
    真的是本能的,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。
 
    “切。”苏炽烟嘴里又吐出了一个字,也不知道这个字是个语气助词,还是个动词。
 
    要是个动词的话,估计苏锐真的要当场哭出来了。
 
    由此可见,男人不能醉酒,更不能醉酒之后落在对自己有“歹心”的女人手里,否则的话,下半身和下半生的幸福都会成问题的。
 
    此时的苏炽烟真的是非常得意的,然而,这种小得意并没有持续多久,很快就已经宣告中止了。
 
    就在两人即将走出浴室的时候,苏锐晕晕乎乎的,脚下一滑,往后面仰面倒了下去。
 
    他完全是无意识的一滑,但是那架在苏炽烟肩膀上的胳膊却本能的一拉。
 
    他的胳膊本来就压在对方的胸前,这一下拉个正着!把苏炽烟也给拽倒了!
 
    “哎呀!”苏炽烟本能的发出了一声惊叫!
 
    砰!
 
    一声闷响,苏锐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浴室地面之上,那被司徒远空给摔过一次的后脑勺,也再一次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!
 
    由于苏炽烟的某个位置还被苏锐紧紧抓着呢,使得她也完全失去了重心,摔倒在了苏锐的怀中!
 
    “你这个混蛋。”苏炽烟的胸前被苏锐那一下抓的很疼,正倒吸冷气呢,忍不住说了一句。
 
    她的心里面还在不满地对苏锐吐槽呢,得亏自己还算比较丰满,要是个飞机场,你岂不是什么都抓不住了?
 
    不过,苏锐根本没能体会到这种极致的手感,在落地之后,他就本能的松开了手,而是转而捂着他的后脑勺了。
 
    “怎么回事,好疼啊。”
 
    也许只是由于之前已经把酒吐的差不多了,也许是由于后脑勺磕了这么一下,导致苏锐的酒意尽去,睡意也消散大半,一下子就醒了。
 
    他揉了揉后脑勺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上面压着另外一个身体——这似乎是一个一丝也不挂的女人。
 
    都说喝酒之后人体的感觉和触觉都是迟钝的,但是苏锐此时却异常的敏感,那种清晰的接触感觉透过肌肤传导到了他的心里,让他的小腹瞬间就火热了起来。
 
   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来,酒精真的会助长人在某些方面的兴致的。
 
    苏锐的身体尽管火热,但是四肢已经非常僵硬了,他仍是不敢去碰眼前的人。
 
    苏炽烟在听到苏锐的那声喊之后,脑袋里面霎时变得一片空白,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竟然像是鸵鸟一般,干脆把脸埋在了苏锐的胸前!
 
    糗大了!
 
    丢人丢大了好不好啊!
 
    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身体本能方面的原因,此时的苏炽烟浑身都是滚烫滚烫的,看来,之前她喝下肚子里的那些高度白酒已经完全燃烧起来了。
 
    苏锐的身体僵硬,并没有立刻动作,而是花了十秒钟的时间冷静了一下。
 
    可是,身体被这样压着,某种本能的欲望在召唤着他,居然要强行冷静?冲动还来不及呢!
 
    根本冷静不下来怎么办?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  ps:第一更送上!
 
    我想问问,起名恐惧症兄弟,你昨天晚上入洞房,结果十一点多的时候还在给万赏,洞房要走心要走心啊,你这样做你老婆知道吗?哈哈。
 
 第1484章 僵持!
 
    后脑勺的疼痛感让苏锐已经清醒了许多了,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这才努力把沉重的眼皮睁的大了一些,说道:“你是谁?”
 
    发生了这种事情,让他似乎连声带都变得僵硬了许多,口鼻里面喷出的气体全部都是灼热的。
 
    苏炽烟居然还是把头埋在苏锐的胸口之上,压根不敢抬头也不敢说话!
 
    她生怕自己说话之后就被苏锐给识破了!
 
    要是今天发生的糗事被他知道,苏炽烟以后还怎么见人? &nbs[^^^小说]p;她现在空前的想要把苏锐给打晕过去!
 
    如果被苏锐发现是自己的话,以他那贱贱的性子,一定不会认为自己是在帮他洗澡,而是在故意占他便宜!
 
    而且,苏炽烟也确确实实的占了苏锐的便宜,这一点是肯定的!她还在打了苏锐的屁股之后洋洋得意呢!
 
    然而,最关键的问题还不在这里。
 
    最关键的问题是,苏炽烟该怎么解释她也是光着身子的问题!
 
    苏锐光着身子可以理解,因为是要帮他洗澡,那么苏炽烟呢?如果苏炽烟按照事实经过来解释的话,那么她在给苏锐冲洗的过程之中,其实是能够挤出时间给自己围上浴巾或者穿上衣服的,可是她受心底的那种不可告人的潜意识作祟,偏偏就没有这样做!
 
    要是浴巾此时掉在地面上,还能解释是浴巾被摔掉了,可是,浴巾被苏炽烟叠的整整齐齐放在架子上呢,毛巾也挂的好好的,总不能说这些浴巾毛巾都自己长了脚吧?
 
    苏炽烟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感觉了!
 
    天哪,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无助啊!苏炽烟都想仰天长啸起来了!
 
    清醒过来的苏锐感觉到非常无奈,这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到底是谁啊,从他的角度,也只能看到对方的头顶,以及……越过头顶还能看到对方那臀部的曲线。
 
    “咕咚。”
 
    这是苏锐咽口水的声音,这真的是一种本能,因为……因为嗓子实在是太干燥了,他想要用口水来润润嗓子……貌似这个解释还能说得过去?
 
    被苏炽烟这样压着,这种没有任何遮挡的接触感觉实在是太清晰了,再加上体内酒精的催化剂作用,苏锐身体的反应是极为强烈的,有些地方,他真的是控制不住。
 
    苏炽烟也感觉到了苏锐的某些变化,她的脸变得更加滚烫,越是这样,她越是不敢抬头。
 
    于是,在苏家大院的某个浴室里面,两个人加起来身上的衣服件数都没有实现零的突破的男女,就这样在地板上面僵持住了。
 
    苏锐推了推苏炽烟的脑袋,对方就是不移动一下,面部紧紧的贴着苏锐的胸膛,根本不给对方看到自己脸的机会。
 
    在这种情况下,苏锐只能无奈的出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:“你的胸部压到我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是真的被压到了,而且压的不轻。
 
    毕竟苏炽烟的某些位置确实非常惊艳,苏锐的感触也非常强烈。
 
    果然,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,对方的身体非常明显的颤了一颤。
 
    但是,也只是颤一颤而已,她并没有抬起头来。
 
    苏锐干脆双手抱着苏炽烟的脑袋,往上面推。
下去吧?”虽然酒醒之后发现有美女在怀,但是苏锐却并不怎么能激动的起来,这种情况实在是太让人纠结了。
 
    这女人不说话也不抬头,苏锐又不想用强,只有暂时等等了。
 
    无数的念头从他的脑海里面划过,忽然一道灵光出现了,弄得他浑身一个激灵。
 
    那道灵光就是这个女人不会是要强-暴我吧?
 
   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,苏锐忽然就清醒了。
 
    一定是这样的对不对!
 
    尼玛,喝多了被一个女人给上了,这特么的叫什么事?而且,双方现在的姿势,应该就是代表着这种意思的!
 
    想到这一点,苏锐简直想要咆哮了。
 
    他的某个部位也立刻没了感觉人家苏锐也是有节操的好不好。
 
    苏炽烟虽然感觉到了苏锐身体的一些变化,但是仍旧不敢抬起头来。
 
    “我说,你想要上了我,这没什么问题,毕竟我那么玉树临风,是个女人见到都会心动。”苏锐一本正经的分析道。
 
    虽然酒是醒了,但是酒劲儿还在,酒精会严重的影响到大脑的思考。在这种情况下,苏锐做出这样的傻逼推断也是完全合理的。
 
    苏炽烟趴在苏锐的胸口上面,听了对方说这话,她有种想撞墙的冲动。
 
    果不其然!
 
 
版权所有:爱购彩,爱购彩官网登录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